第A04版:准噶尔副刊 上一版3
 
标题导航
准噶尔在线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22年3月2日 星期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艰苦朴素的程悦长
开栏的话

六师是一支具有光荣历史的部队,其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六军十七师。这支起源于一九二七年黄麻起义的劲旅,历经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以及屯垦戍边伟业,曾被彭德怀司令员称为是一支“打不垮、拖不烂”的英雄部队。

这支部队走出了彪炳千秋的124位将军(1位元帅、1位大将、12位上将、21位中将和89位少将)。他们在峥嵘岁月中的战斗历程、革命事迹、红色故事……永远值得我们追忆铭记、讴歌传颂!

从今日起,本报准噶尔副刊开设“将军故事”专栏,以文字和图片形式展现将军们的革命事迹、红色故事,以飨读者。

1952年,六军十七师师长程悦长被树为全军“艰苦朴素楷模”。程悦长一生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,勤俭办一切事业,处处为祖国为人民着想。他生活很简朴,不摆花架子。只知埋头苦干,从不宣扬自己。关于程悦长将军,至今仍流传着许多难忘的故事。

简朴的房间

先说程悦长师长的房间。这房间简单朴素,一间本来不大的房子隔成两间,里间是卧室,外间是办公室。办公室里只有一张长方形的办公桌,和几张破旧的沙发。书柜、文件整齐地分放在两个窗台上,各种报纸整齐地放在一个没有油漆的板架上。卧室更是狭小,妻子和小孩们的一张大床,和他自己的一张小床几乎挤满了房间,再加上一些用具,这房间简直没有回旋的余地了。人们看到这些情形,总会说道:师长还是这样朴素啊!程师长听了很不以为然地说道:这算什么朴素,比起从前舒服得多了,战争的时候,在冰天雪地里睡觉,跷起腿就是办公桌,那还不是一样工作。现在的环境还是必须艰苦奋斗的环境。正像毛主席告诉我们的:我们的革命才走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我们必须保持艰苦奋斗的传统,才能换得长远的最后的幸福生活。

程师长谈起有些同志,他们从外面回来,总喜欢谈论、夸耀那些大城市的高楼大厦,华美精巧的家具和陈设,关于那里的斗争情况、工作经验,总很少提到。程师长对这种情形感到很痛心,并严肃地说道:我们这些同志,应该说是忘了本,忘了过去的战斗和今天的任务,忘了广大群众的生活水平和戈壁滩上生产的战士,忘了为革命牺牲的烈士们。说到这里,他回忆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些老战友英勇牺牲的情形,沉痛地说:当时,这些同志无论在哪方面都比我强得多,可是他们不幸牺牲了!他们为了什么呢?还不是为了大家的长远的最后的幸福生活!现在距离长远的最后的幸福生活还很远,而我们就想享起福来,这怎么能对得起那些牺牲的同志们呢!

两条破旧的棉被

走进了程师长的卧室,因为没有凳子,客人只能在床铺上坐下来。这狭小的房间,首先引起注意是的一条被面快洗成白色的棉被。战友们看了又看,好像对它非常熟悉。不由问道:这还是1948年打宝鸡的胜利品吧?这时,程师长会笑着说道:这个胜利品快成为纪念品了,盖着他就永不会忘记过去的战斗。这两句话好像很平常,可是却面包含着很深的意思。1946年在陕甘宁边区的时候,也是为了他的一条破旧的棉被,他也说过类似的话。那条被子是1940年由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带回陕甘宁边区的,一直盖到1946年,当时已经破烂不堪。供给部门多次说要给他补充一床新的,可是却一次一次地被他拒绝了。直到全师指挥员普遍补充了一床棉被时,他才要了一床。记得,这件事情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因为当时正是日本投降以后,在不少同志的意识里,滋长着一种和平麻痹、下山享福的思想。程师长这种艰苦朴素的作风,会像警钟一样,使大家清醒起来。

戒纸烟和其他

从前程师长吸烟很多,特别在工作繁忙和考虑问题的时候,几乎是一根接一根地吸,因此也曾使他害着很严重的咳嗽病。为了这一点,别人也会劝他少吸一些;但是,过多吸烟似乎也成为一种习惯,很难改变了。但是进疆以后,他却一支也不吸了。大家奇怪地问道:程师长不吸烟了吗?程师长说道:花费太大,戒掉了。人们说道:吸烟能花多少钱呢?程师长紧接说:可是不少啊!全部的津贴费、保健费还不够呢!程师长略微思索了一下又说:咱们打榆林(地名)的时候,草烟叶找不到,只好弄来树叶子当烟吸,那时不也过去了吗?后来,能抽到纸烟,哪怕是最坏的纸烟也是宝贝。可是现在纸烟多了,就挑选起来,不好的吸不上口了。前些日子,我算了算账,每个月的纸烟费已超过我应开支的数字,要再这样下去,就得违反制度。所以我决心戒掉,再不吸烟了。这样,对我的身体也有好处。

记得在战斗的年代里,每当程师长的伙食好一点的时候,他便告诉炊事员们:千万不要超过供给标准啊!有一次,他知道菜金已经超过了供给标准,可是炊事员又买来一只鸡,于是,他严厉地对炊事员说,供给标准超过了,哪里还有钱买鸡呢!炊事员说道:不怕,我有办法。程师长有些生气地说道:你有什么办法!花的钱如果记在我程悦长的名下,用我一个月津贴恐怕也还不清。炊事员听了,不由笑道:怎么能让首长出钱呢,我是说……师长不容他说完,便命令道:还有什么说的!炊事员本来想说明:这个月的亏空,可由下月的菜金补上,可是,程师长不容分辩地打断了他的话,使他无可奈何地把鸡退给了原主。当时,炊事员似乎还有一点不高兴,可是,事后一想:程师长为了什么呢?还不是为了遵守供给制度,为了替人民节省吗?想到这里,便由一时不悦的心情,又变成对程师长的敬爱。

在战争年代的部队休整期间,程师长的妻子从后方带着孩子们来了。两个孩子的衣服,已经破烂得不像个样子,他的妻子曾想让组织上帮助解决一下这个问题;可是,程师长不同意:全师的孩子多着呢!如果都让组织上特别照顾,组织上照顾得起吗?后来,他看着孩子们的衣服实在穿不出去了,便暗自借了警卫员的一丈多布,为孩子缝了两件衣服。其实,程师长很爱孩子们,也很注意对孩子们进行思想性格教育,比如他常常给孩子们讲打仗的故事。看戏的时候,像对大人一样,给孩子们讲解着戏剧内容,甚至像小孩子一样地同他们打闹。但是他厌恶对自己的孩子有什么特殊的照顾。特殊照顾会养成孩子们本来没有的虚荣、享乐观念,对于培养他们上进、自立、勤劳等品质上,会有很不好的影响。

与士兵同甘苦

和士兵同甘苦是程师长一贯的作风,也是他带兵的一条原则。这方面的事情很多。

那是一次剿匪战斗。战士们的汽车要发动了,程师长吉普车的司机跑来问程师长:发动车子吧?程师长听了说道:还发动什么车子,大汽车不是一样能坐吗?于是,程师长把大衣交给警卫员,敏捷地跳上了战士们的汽车。这时,大汽车的司机跳出司机棚,恳切地向师长说:请到司机台坐吧!程师长说:好了,我已经坐好了。司机仍恳切地说:走起来灰尘很大,还是坐司机台吧!程师长说:上面好,上面能游山观景,能摆“龙门阵”,还能睡觉,关在你那小棚棚里,我可受不了。他说着笑了,车上的战士也笑了,闹得司机也没有办法,汽车开动了,程师长和战士们又说又笑,高高兴兴地奔向剿匪的前线。

在追赶匪徒的过程中,生活非常艰苦,特别当后方补给不能按时供应或进入没有一根草木的沙滩时,时常闹着粮荒、水荒。在这种情形下,程师长时常忍着饥渴,把自己带的干粮和水,交给战士们吃喝。警卫员为了这件事常常心焦,并时常瞒着程师长偷偷储备一些干粮和水,可是一旦被他发现,便统统拿来发给大家。有一次,上级指挥部给他捎来一些酒和纸烟,他均分了很多份,分给其他指挥员和战斗员,他时常和战士们一同拾牛粪(戈壁滩上唯一的燃料),寻找着野葱、野蒜(荒山中难得的蔬菜)。这一切,都对下级指挥员和战斗员有很大的教育意义。记得曾有这样一件事情:指挥部有一个炊事员,因为他是广东人,人们都以开玩笑的口吻叫他“老广”。他的动作很迟缓,指挥所的饭常吃在部队的后面。为了这一点,也曾引起一些人对他的不满,可是他还有一点不服气,时常和一些同志顶几句。

一次,因为柴草潮湿,火横竖烧不着,有一个通讯员说了他几句,他便红着脸说道:“你们有本领来试试看!”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下索性什么也不管了。别人烧了半天,也是烧不着。后来,这事情被程师长知道了,他走过来看了看,说道:“柴草堆得太多了,火坑的风向也不对头!”说着就要亲自动手。这时,炊事员很不安地站起来了,说道:“还是我来吧。”程师长笑了笑说:“好,我来给你当参谋。”在程师长的指点下,火很快地烧起来了,炊事员也高兴了。这时程师长对炊事员又凑趣地说道:“打仗要有战略战术,做军事动作要懂要领,做饭这玩意儿也得要用脑子钻研啊!”程师长虽然是开玩笑地说了这几句话,却深深地打动了炊事员的心。从此以后,他的动作迅速起来了,一方面因为他经过钻研,办法多了,一方面他总担心程师长再亲自动手。

部队到了北塔山,暴雨突然来了。有些同志急忙躲到石洞里。石洞很少,人拥挤着。马匹、粮秣、弹药和陆续到达的部队,都淋着雨。这时,程师长骑着马从后面跑来了,他决定就地宿营。他下达了命令以后,立刻跳下马来,喊来几个同志,亲自和他们一起搭帐篷。他淋得浑身是水,警卫员一再请他到石洞里避一避;可是,他仍然继续工作。帐篷很快搭好,他又去督促部队搭帐篷。在他的影响下,躲在石洞里人都纷纷跑出来搭帐篷。一顶顶帐篷很快地搭起来了,全体指挥员和战斗员避过了暴雨的侵袭。

师长和家庭

1949年11月间,部队正准备从酒泉进入新疆。程师长忽然接到一封家信。这对程师长是一件意外的事,因为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,他的两个哥哥先后被国民党杀死,房子被烧毁,母亲被逼得沿街乞讨,他以为他的家庭就不存在了。可是这封家信却告诉他:母亲还活着,两个侄儿也长大了,家里的生活虽有些困难,但在人民政府的帮助下,眼前还可以勉强维持。程师长非常高兴地看着这封信,并对大家讲起故乡和母亲的故事。

在他的讲述中,充满着对故乡和母亲的热爱。他的故乡——湖北黄安乡上城家村的一切,就像摆在他的眼前,特别是背靠偏僻茅山的几间小房,小房下的地窖,门前的稻田,对面高山上的通向城里的大路……更使他怀念。

当1927年大革命失败以后,背靠偏僻茅山的几间小房,曾一度成为革命地下活动的地点。当时他的两个哥哥都是共产党员,大哥还是中心村的支部书记,他也是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团员。因为县委的同志经常隐蔽在他的家里进行革命活动,便在小房下面挖了一个地窖,在这个地窖里经常印着传单,讲着革命的道理。当时他经常被派到门口放哨,望着对面高山通向城里的大路。

这样过了不久,打黄安城的消息传开了,他踊跃报名参加了战斗。黄安城打开不久,又被国民党匪军占去。国民党匪军对四乡进行了残忍的烧杀。可是这并没有将革命的火焰平息,大家暂时把枪藏在布条山里,等国民党匪军回城以后,便正式组成了人民游击队。当时,他也是踊跃参加的一个。这里,在游击队里经常听到红军的胜利消息,他希望亲眼看到支革命军队。特别当1929年,大哥被国民党杀死,房子被烧毁,母亲流落街头乞讨时,他更希望早一天参加这支军队去报仇雪恨。愿望终于实现了。1930年他们的游击队和红军会合了,并正式改编为红军。从此,他正式成为一位坚强勇敢的革命战士。在粉碎敌人多次围剿的战斗中,他曾立过不少战功。特别在粉碎敌人的第四次围剿中,也是他二哥光荣牺牲使他仇恨更深的时候,他曾在一次战斗中起了重要作用。这一次上级把他由副班长提升为排长,并奖给他一套有“列宁章”的衣服,还让他在大会上讲话,他因为讲不出话来,还急得哭了一场……这一切回忆,使他更感到故乡的可爱。母亲,头发花白的母亲,更使他怀念。

说到自己母亲以后,程师长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西安事变以后,因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组成,红军改为八路军,打的旗子,穿的衣服,戴的帽徽、袖章,都要改换。这曾引起一些指挥员和战斗员们的很大不安,他也会为这事伤心。可是经上级解释:这是应时局和政策的变化,革命军队的本质是永远不会变的。以后,也就心平气和了。当时,程师长曾把这件事写信告诉母亲,因为信上没有交代得十分清楚,不久便接到母亲的回信。母亲气愤地质问他:你们为什么变了呢?真要把我气死,信上也反复地嘱咐着:不管怎么变,你们的心是不能变的,你们的心要永远是红的,记住,要是你们的心变了,就不要回家,就不是我的儿子,这些话一直深深印在程师长的心里,这些话也常常像一种巨大的力量,使他更加勇敢。这样坚强的母亲是多么可爱呀!

现在,她已经是83岁的人了。在这次来信中,也曾说到她怎么受尽了国民党的折磨,可是她仍然是一位倔强的老人。在解放后的今天,她并没有提出让儿子去看看她。这更增加了程师长对她的怀念和热爱。可是程师长却丝毫没有回家的念头。因为他知道能够和家庭通信,了解到家庭的情况,这确实是一种用战斗换来的幸福,可是他认为:这不过是幸福生活的开始。照他的话是:“嘴里总算刚有一点甜味了。”因此还必须用战斗来保证这已得的胜利,争取永久的幸福生活。于是,他很快地放下对故乡和母亲的回忆,带着队伍向遥远的祖国边疆挺进了。

到达新疆以后,他收到了第二封家信。这时程师长正在北塔山一带剿匪。留在家里的袁学凯政委,从信上看到他的家庭生活有困难,便请示组织,要求给他的家庭一些帮助。组织上批准了,除发给50块银元,还给地方上写了信,请地方上加以照顾。程师长从前线回来了,袁政委很高兴地把信交给他,可是当袁政委把钱交给他时,却被他拒绝了,他说道:“我应该感谢组织对我的关心和照顾,可是钱是不需要的。家里的困难有地方政府帮助克服就妥了。这是革命的分工。”袁政委说道:“当然是这样。可是组织上的一点照顾,对家里总算也是点安慰。”程师长又道:“咱们每个干部、战士都是有家的,如果都这样,要好大的开支呀!再说,地方上的照顾,已经是很大的安慰了。”说来说去,程师长坚持不要这笔钱,他总是说“有地方上照顾,有革命的分工”。这时,袁政委又看了看信,思考了一下说道:“从信上看来,地方政府是尽力照顾了,恐怕由于当前财政困难,力量还是有限的……”没等袁政委说完,程师长便截断了他的话:“这不要紧,两个侄儿已经长大了。他们这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要是养活不起一个老祖母,是说不过去的!”说到这里,他马上给两个侄儿写起信来,简直使袁政委没有插话的机会。过了些时候,匪情基本上平息了,生产地区的工作,也已大体就绪。程师长似乎也稍微轻松了些。上级曾向程师长提出:有机会可以回家去看看。这时,他曾激起回家的念头,对故乡和母亲的怀念更加深了,也更觉得故乡和母亲可爱了。故乡的小房、茅山、稻田、地窖、大路,以及年老的母亲的坚强、慈祥的面孔,也时常在脑子里浮现。可是,就在这时,他接到了第二封家信:他的母亲逝世了!这对程师长是多么不幸的消息!可是程师长没有哼声,他压制着内心的悲伤,没有告诉任何人。因为他估计,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这件事,又会使组织上来考虑这个问题。他暗暗地借了警卫员和两个参谋的钱,再加上自己两个月的津贴费,一共凑了1500元新疆币,用航空信寄回家去。这消息终于很快被大家知道了,在师党代表大会上,当对程师长廉洁奉公的革命作风进行了表扬,这消息传遍了全师。全体指挥员和战斗员深深地为这件事受着感动和教育。

(李睿 整理)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准噶尔时报社主办 © 版权所有 准噶尔时报社

   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新疆网络举报中心
 
未经准噶尔时报社书面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 
   第A01版:要闻
   第A02版:经济
   第A03版:综合
   第A04版:准噶尔副刊
艰苦朴素的程悦长
捐出将军服
图片报道